您好!欢迎访问宝博体育!
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
专业点胶阀喷嘴,撞针,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
联系方式
0936-605486084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常见问题 >

常见问题

适合高初中生阅读的一组古代精短散文(附注释赏析)

更新时间  2022-02-07 01:53 阅读
本文摘要:原文:湖心亭看雪① (明)张岱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②矣,余拿③一小舟拥毳(cuì)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。 雾淞(sōng)④沆砀(dàng)⑤,天与云、与山、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,炉正沸。见余大喜,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?”拉余同饮。 余强饮三明白⑥而别,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

宝博官网

原文:湖心亭看雪① (明)张岱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②矣,余拿③一小舟拥毳(cuì)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淞(sōng)④沆砀(dàng)⑤,天与云、与山、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,炉正沸。见余大喜,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?”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明白⑥而别,问其姓氏,是金陵人,客此。及下船,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。”注释:①此文作于崇祯五年(1632)冬十二月,作者在杭州。

②更定:天亮。③拿:此指驾舟。④雾淞:树枝上凝聚的雾露。

⑤沆砀:冬天天空中白茫茫的严寒水气。⑥明白:大羽觞。赏析:漫笔描绘了一幅意境空灵、淡雅别致的西湖雪景图。作者虚设一个驻足点,俯视远眺,将全景连同自己所乘小舟一并收入笔底。

开头点出了雪后西湖万物杳无踪迹,给读者展示了一个静寂的画面;“雾淞沆砀”“上下一白”写出了冰雪满天茫茫一片的情形;“长堤一痕”“湖心亭一点”“余舟一芥”“舟中人两三粒”等情形,在白雪皑皑中显得别致淡雅,正好反衬出一片空灵、晶莹皎洁的冰雪世界。金陵人“大喜”,喜来自于遇见志趣相投之人;舟子“喃喃”,感伤只因作者并不孤苦,两者相映成趣。

两词虽不直接写作者的情感变化,但其实是作者借金陵人表达了孤寂落寞的情感,借舟人表达原来也不孤苦的欣慰之情。原文:蓬莱阁记所见 (宋)苏轼登州蓬莱阁上,望海如镜面,与天相际。忽有如黑豆数点者,郡人云:海舶至矣!纷歧炊久,已至左右。

”赏析:站在登州蓬莱阁上面,瞥见大海像镜面一样辽阔闪光,和远天相接。突然看到有几点像黑豆巨细的工具,本郡的人说:是海船到了!不到一顿饭那么久,海船已经到了蓬莱左右。

漫笔选取一个制高点,以极为简约精练的文字描绘出富厚的情形,有阔大众多的画面,有由远而近的船舶,静中有动,有声有色,有正写有侧写,白描中有比喻,侧写中有夸张,丰腴适宜,张弛有度,形神兼备,颇富诗意。原文:游白水书付过① (宋)苏轼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,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。

浴于汤池,热甚,其源殆可熟物。循山而东,少北,有悬水百仞。山八九折,折处辄为潭,深者磓(duī)②石五丈,不得其所止。

雪溅雷怒,可喜可畏。水崖有巨人迹数十,所谓佛迹也。

暮归倒行③,观山烧,壮甚。俯仰度数谷。至江,山月出,击汰④中流,掬弄珠壁⑤。

抵家二鼓,复与过饮酒,食馀甘煮菜,顾影颓然,不复甚寐,书以付过,东坡翁。注释:①此文为作者畅游白水归来,乘兴挥笔写成付给儿子苏过。②磓:系上重物,使之下沉。

③倒行:背向归途,面向山路,犹如倒退而行。④击汰:打着水波。

⑤掬弄珠壁:玩弄着溅起的水花和月影。珠,船桨打起的水花;壁,水中的月影。

赏析:文章结构上以时间为线索(日游、暮归、月出、二鼓),写法上以叙述为主,兼有状景抒情,而且取材详略恰当,语言精练隽永。开头两句即点题,并交接出游日期、所在、人物。白水山以白水而得名,所以作者着力描绘百仞悬瀑,“雪溅雷怒”譬喻形象生动,写出它势壮、声宏、色鲜的特点。下山历程仅用“俯仰度数谷”一笔带过。

“掬弄珠璧”的行动形貌,有景有情,月白水清之景以及作者的激赏喜悦之情俱蕴其中。“顾影颓然,不复甚寐”的情状描画,蕴含富厚,作者的山水之乐,身世之悲交织其间。与子同游白水佛迹,日常生活一片断,本屡见不鲜,但经东坡写出,却别有意味。

浴汤池、观瀑布、循佛迹、遇山火、仰月出、泛轻舟、掬浪花、饮酒、食菜、付书,那么多的景事物络绎不绝,作者写来却有条不紊而又兴致盎然,使读者也感同身受。前人评价:“不用虚而韵足,不模写而景足,如画家寥寥数笔,含意无穷。

”(王纳谏《苏长公小品》) 原文:韩幹画马赞 (宋)苏轼韩幹之马四:其一在陆,骧首奋鬣①,若有所望,顿足而长鸣;其一欲涉,尻高首下②,择所由济③,跔蹐(jú jí)而未成④;其二在水,前者反顾,若以鼻语,后者不应,欲饮而留行。以为厩马也,则前无羁络⑤,后箠策⑥;以为野马也,则隅目耸耳⑦,丰臆⑧细尾,皆中度程⑨,萧然⑩如贤医生、贵令郎,相与解带脱帽,临水而濯缨。

遂欲高举远引,友麋鹿而终天年,则不行得矣;盖优哉游哉,聊以卒岁而无营⑾。注释:①骧首奋鬣,昂起头,耸起鬃毛。②尻高首下,撅起屁股低着头。

③择所由济:选择渡河的所在。④跔蹐而未成,小步彷徨而没有找到。⑤羁络,马笼头。

⑥箠策,鞭子。⑦隅目耸耳,两眼棱角明白双耳耸立。

⑧丰臆,丰满的胸脯。⑨度程,良马的尺度。⑩萧然,怡然自得的样子。

⑾无营,没有追求。赏析:韩幹画马,挣脱了“螭体龙形”的陈旧画法,着重描绘马的风范神态,在画史上独成一格。这篇赞文,针对韩幹的一幅画加以评述,散中有韵,旨趣高远,读来耐人品味。前段用寥寥数笔便传神地再现画中四马的神姿妙态,生动准确,栩栩如生,体现了东坡高明的语言驾驭能力。

后段展开遐想,以马比人,不仅使马显得越发气度特殊,而且着重地赞扬了一种热爱自然、超尘脱俗的生活态度,其间隐含着作者旷达乐天和随遇而安的志趣情怀。原文:书吴道子画后 (宋)苏轼知者创物,能者述焉,非一人而成也。君子之于学,百工之于技,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。故诗至于杜子美,文至于韩退之,书至于颜鲁公,画至于吴道子,而古今之变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

道子画人物,如以灯取影,逆来顺往,旁见侧出,横斜平直,各相乘除,得自然之数,不差毫末,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迈之外,所谓游刃余地,运斤成风,盖古今一人而已。余于他画,或不能必其主名,至于道子,望而知其真伪也。然世罕有真者,如史全叔所藏,平生盖一二见而已。

元丰八年十一月七日书。赏析:吴道子擅画佛道人物及鸟兽、草木、台阁。早年行笔细密,中年雄放遒劲,线条有运动感,点划有笔不周而意周之妙。

所画衣褶,有飘举之势,有“吴衣当风”之说。其山水画,荆浩评为“有笔无墨”,张彦远认为“山水之变,始于吴”。

吴还“画塑兼工”,善于掌握“守其神,专其一”的艺术规则。千余年来被视为“画圣”,民间画工尊之为“祖师”。

本文对吴道子画的评论,言语简练,却切中肯綮,点中要害,时人服其为至论,由此可见作者对画家的作品曾细加推测,颇有会意之处。且文中称颂的游刃余地、运斤成风的神技,不仅适用于文学作品的浏览,也同样适用于文学创作。

原文:书舟中作字 (宋)苏轼将至曲江,船上滩欹侧,撑者百指,篙声石声荦然。回首皆涛濑,士无人色,而吾作字不少衰,何也?吾更变亦多矣,置笔而起,终不能一事,孰与且作字乎。赏析:元符三年(1100),已经六十五岁的苏轼,终于竣事了恒久的贬谪生活,朝廷允许他脱离其时的蛮荒之地海南岛,回内地任便居住。年底从英州至韶关,路经曲江时写了这篇小文。

文章写船历险滩时履历的惊涛骇浪,船上人吓得面无人色,而此时作者自己却镇定自若,从容作书,体现出一个久历险境、磨难余生的老者临事不惊、乐观洒脱的人生态度。形貌之间对比鲜明而有意味,这段途经曲江的履历何尝不是东坡人生的写照,“回首皆涛濑”让人有无尽的感伤。


本文关键词:适合,高,初中生,阅读,的,一组,古代,精短,散文,宝博体育

本文来源:宝博体育-www.maijoy.com